首页 艺术社区 【鹿隐周刊】第 23 期 | 赵晨·棠云的廊桥把我画拧巴了

【鹿隐周刊】第 23 期 | 赵晨·棠云的廊桥把我画拧巴了

2022-11-12 12:56 8762浏览


鹿隐周刊

第 23 期

Luyin Weekly Phase 23

赵  晨

棠云的廊桥把我画拧巴了

ZHAOCHEN

Tangyun's covered bridge



2.png


1.jpg


3.png



ARTIST / 赵 晨


1972年出生于山西太原。

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,获学士学位。

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研究所,获博士学位。同年任教于中央戏剧学院。现工作生活于北京、杭州。


标题.jpg


棠云的廊桥把我画拧巴了

赵 晨


周永利眼疾手快、见多识广,他在棠云艺术谷工作,见多了画画的人,也积累了很多对画画的见解。有一天他问我:“赵老师,现在这种天空的颜色应该怎么调?”我看了看说:“群青加玫瑰红再加一丝丝黑······”,后来我给永利写了把扇子,上书“靠过来秘笈”(靠过来是我二人机密,不可与外人道):


色彩写生

当画天时可用

群青加玫瑰红或深红

加白高妙在于

天顶处可加一丝丝黑色,

方显厚重

当画水时

与天相近而略重略紫

当画树或竹时须

大色块概括注意

色块之间须

留有缝隙以

呼吸

当画房屋须知

正不正歪不歪都是

精神需求

可视情况予以

不够歪或不够正之点评

当画山时可用

棠云的山要有光的弥漫

来应对一切话题



5.png


《靠过来秘笈》

给永利的扇子



其实永利对画画早有宏观的专业级判断。棠云艺术谷的溪水上游两三百米处,有一座面临拆除命运的廊桥,是老中青画家们常来写生的地方。2022年我画第一张廊桥时,他说:“赵老师,这张不够好。我已经知道了,凡是老百姓看上去像的,老百姓说好的,肯定就不好。”我说:“你说得对呀。”可结果我画了二十来天,经常有村里的老头老太太夸我:“这个师傅画得好,画得像!”每逢如此,我就向永利承认我的失败。



6.png


棠云的廊桥



7.png


第一张

《棠云廊桥确实有点歪之一》布面油画

80cm×80cm 2022



画廊桥的起因主要是天气太热了,外面呆不住,桥棚里倒总有些过堂风,就在这儿画了两张。后来心想干脆把它的角角落落画个遍吧。这座廊桥是1953年建造的,石头桥基、木头构造、没有雕刻、没有红油漆,存留着70年代的标语,梁跟柱子歪歪扭扭。村民、村干部和乡贤企业家们都想拆了它建新的。我一边画画,一边跟桥棚里乘凉的老头老太太聊天,了解到拆桥的原因:


第一:廊桥和旁边的龙溪庙形成一个很别扭的路面拐角,行车不便;

第二:这些年发洪水,沤烂了木头,桥快倒了;

第三:其实村民们正好也觉得它歪歪扭扭、破破烂烂的不好看。


我发作了文物保护的雄心,跟老人家们聊:

你看你们的廊桥每一道梁都不一样,多好看;

你看这些桥板的木纹多漂亮;

你看这些毛主席语录,多有历史,拆了就没了;

能不能不拆?

能不能不全拆?

能不能只换掉朽坏的部件,其他的还装回来?

……


老人家们通常会回答:“修桥是村书记的事,你得去找他……”戒备心稍差一点儿的还会指点方略:“出钱的人说了算,有三个出钱的老板,你去找他们……”这期间他们还是会称赞我陆陆续续画出来的画:“你这个画得好!画得像!”偶尔有人问我为什么要画这破旧东西,那是一位中年的公交车司机,他非常不理解:“干嘛要画这个,破破烂烂的?我们这个庙是新修的,那么好看,为什么不画它呢?”



8.png


《棠云廊桥和龙溪庙的拐角》 布面油画

30cm×40cm 2022



9.png


《棠云廊桥的隔离墩之一》 布面油画

 80cm×60cm 2022



10.png


《棠云廊桥的隔离墩之二》 布面油画

 80cm×60cm 2022



11.png


《棠云廊桥-去年夏天曾发大山洪》 布面油画

 30cm×40cm 2022



12.png


《棠云溪水之一》 布面油画

30cm×60cm 2022



13.png


《棠云溪水之二》 布面油画

30cm×60cm 2022



14.png


《棠云廊桥确实有点歪之二》布面油画

30cm×40cm 2022



15.png


《棠云廊桥确实有点歪之三》(未完成)

布面油画 30cm×40cm 2022



16.png


《棠云廊桥的十一道梁》布面油画

160cm×60cm 2022



17.png


《棠云廊桥的老标语》 布面油画

30cm×40cm 2022




18-1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18-2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18-3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18-4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18-5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18-6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18-7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18-8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18-9.png

< 左右滑动共九张 >



19.png


《棠云廊桥的鸡骨枫桥板》 布面油画

60cm×80cm 2022




20-1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20-2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20-3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4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20-5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20-6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20-7.png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20-8.png

< 左右滑动共八张 >



21.png


《棠云廊桥桥墩之一》 布面油画

60cm×80cm 2022



22.png


《棠云廊桥桥墩之二》 布面油画

30cm×40cm 2022



23.png


《棠云廊桥桥墩之三》 布面油画

160cm×80cm 2022



24.png


《棠云廊桥桥墩之四》 布面油画

160cm×80cm 2022



七月到八月的二十多天,我总在廊桥上一边画画,一边跟人聊这个,有八十多岁的、七十多岁的、六十多岁的。画得久了,聊天多了,逐渐有几位老人家开始同情我的见解,说:“老样子也挺好的”,我说:“对吧。老东西有老东西的味道,这几根老柱子,每一根的粗细都不一样,歪扭的样子也不一样。拆的时候可以把它们编上号,回头再恢复就不会乱了……”这时他们诧异地反问:“啊?再用旧柱子啊?那不用那不用,就用新的木头做成老的样子就可以了嘛。”一位天天跟我照面的六十多岁老大哥对“艺术”最表同情,他觉得“你们艺术家”喜欢破旧东西,可“我们农村人”喜欢漂亮,这座桥嘛,拆还是要拆的。

我画了一堆棠云的廊桥,什么大梁、顶棚、柱子、桥板、桥墩,但在画廊桥这件事上,我终归和永利、和村民们都拧巴了。关于画,我经常被夸画得像,没达到永利早就认识到的“好”;关于桥这个模特,它因为不漂亮,眼看着就要没。好跟漂亮的一个共同点,是都要离这桥远一点儿:“好”是“高于生活”,“漂亮”是“高级生活”,而我画的东西本身不“高级”,画好像也不太“高于”。这些画充其量就像是把这座廊桥“摸”了一遍。开头时候刘宣教授曾经夸我:“赵晨画的廊桥最真实!”从“摸”的意义上,我觉得老刘夸得挺对,可其实“然并卵”,就像大暑节气那天在外画画,热成个傻逼,画了个《39℃》,不过是记载一下;或者像立冬那几天画了个《挺大一片竹林》,不过是抒情一下;把廊桥“摸”一遍,也不过就是摸一下,干不了啥。



25.png


《大暑的下午39℃ 》 布面油画

30cm×40cm 2022



26.png


《挺大一片竹林·挺》 布面油画

60cm×40cm 2022



27.png


《挺大一片竹林·大》 布面油画

60cm×40cm 2022



28.png


《挺大一片竹林·一》 布面油画

60cm×40cm 2022



29.png


《挺大一片竹林·片》 布面油画

60cm×40cm 2022



30.png


《挺大一片竹林·竹》 布面油画

60cm×40cm 2022



31.png


《挺大一片竹林-林》 布面油画

60cm×40cm 2022



十月初,村里的党员代表举手表决,一致同意拆除棠云的廊桥,在原址建一个雕梁画栋的新廊桥,我有幸看到过新桥的效果图,挺宏伟。三位出钱的乡贤企业家率众来测量,见到我们几位画家,领头一位非常亲民而高屋建瓴,说:“你们的建议是很好的,但村民的意见也是重要的,所以我们两者都要兼顾,既要新,又要老!对吧?”

后来有一位村民在我画夜里的廊桥时跟我闲扯,说他其实是不太同意拆的,又说他就是那天举手的代表之一。我愕然:“那你干嘛要举手?!”他说:“那人家别人都举嘛……”

好吧。

拆的话,据说也就是春节前。趁着老桥还在,我再去“摸”一把。明年此时就是新桥了,到时候如果来画新的廊桥,说不定那位公交司机会第一次夸我:“这才对嘛,画点儿我们的漂亮东西。”



32.png


《棠云廊桥-大概能坐十几二十个》布面油画

120cm×80cm 2022



33.png


《棠云廊桥-熙熙攘攘》(未完成)

布面油画 160cm×120cm 2022



34.png


《棠云廊桥-党员代表举手表决拆除》(草图)

 纸本水彩 44cm×22cm 2022



视频



36.png



作品提供:赵晨

未经允许请勿转载



常用02.png


课程推荐


课程.png


点击进入课程体验


《赵晨聊当代》

课程主讲

赵 晨

中央美术学院/博士


关注鹿隐云艺书画课堂.png

关注鹿隐云艺书画课堂


08-客服.jpg

联系鹿隐客服


关注周刊02.jpg

关注鹿隐周刊


相关文章推荐

文章图片
文章图片
文章图片
文章图片
文章图片
文章图片
文章图片
文章图片
文章图片
文章图片
意见反馈 APP下载
官方微信